“所有的行星都是演员,我们只是讲述它们所上演的一切”|殿堂级占星师李·雷曼博士专访

发布时间:2024/4/3 15:06:44  浏览次数:110


图片



大家早上好啊。



编辑部在这里,提前祝大家休假愉快。


如果比较关注我们的朋友会发现,我们最近一直在编译李·雷曼老师的卜卦书籍。


刚刚开始编译的时候,我们也带着很多疑惑,既是因为没有那么精通卜卦,也是因为不那么了解李·雷曼老师。


让我们将时钟的指针拨回去年年底,那是我们第一次知道,新月和一位殿堂级老师达成合作。但除了她的名字“Lee Lehman”以外,主攻现代占星的编辑部成员对她一无所知。


于是Stellar和Luna老师洋洋洒洒交给我们一大堆“功课”,希望我们好好认识一下她,也希望我们能让更多人知道她。这一了解,才惊掉了下巴——


史蒂芬·阿若优、丽兹·格林……他们的书,很早就有中文译本,国内研习现代占星的伙伴们,也都知道他们的地位。但是,在我们查阅李·雷曼老师的资料时,我们惊讶地发现,她和上文提及的两位占星巨擎,享有一个同等的头衔:“全球前5%的占星师(Top 5% of Profession)”。


注:信息来自AstroDataBank。


越挖越深,我们发现她竟然拿了两次占星界的诺贝尔奖——查尔斯·哈维奖——一次是2008年,一次则是2023年。而且,她还是轩辕奖得主,是名副其实的“双料冠军”


大家之所以不了解她,一是因为她的主攻方向除了卜卦占星,只有学习门槛极高的医疗占星;二则是因为她的书籍版权仅限其独家合作的出版社所有,也因此,绝大多数爱好者无法从互联网上窥见一二。


极致硬核,且没有任何自媒体曝光,也甚少营销,自然只有一个结果:酒香也怕巷子深啊。


于是这次合作,我们请李·雷曼老师授予新月官方独家合作翻译权,希望能让国内的小伙伴对她有更多的了解。我们更新了她的书稿翻译,也筹备了她的著作《卜卦占星的道与术》的读书会


接下来,是Lee Lehman老师的卜卦案例分析视频片段,在这个案例中,她强调了卜卦作为一种工具,能够帮助人们更清晰地理解自己所面临的情况,并做出更明智的决策。


在卜卦时,我们要保持客观、理性,同时结合自己的直觉和经验进行综合考虑大家可以借此学习如何运用卜卦来解决问题、指导决策。


Lee Lehman老师的卜卦案例分析视频片段


希望你能通过这些内容,了解到这位对中国占星圈来说,“沧海遗珠”一般的存在。



视频后面,我们放了一段李·雷曼老师与克里斯·布里南(美国著名占星师)的对谈节选译稿,相信你一定能通过这些内容,对李·雷曼老师有更深的认识。


如果你想要学习她所教授的卜卦占星,欢迎了解


图片

关于李·雷曼的卜卦占星学


Q=克里斯·布里南


A=李·雷曼


Q: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占星的?


A:这是1976年的事。我参与了一个纽约的女同性恋女权主义会议,那时候我还在罗格斯大学读博,所以去参会的时候,我只能借宿在纽约同伴的学生宿舍里。当时,宿舍里有一个喜欢占星的女生,她拿出卢埃林的书,开始解读我的星盘。
我想,“噢,有点意思。这好像挺有趣的,是我不太了解的东西。”于是,我也买了书学习。与此同时,她给了我会议其他成员的星盘数据。在会议里,列出谁有什么样的配置,与她们在会议上的行为对照,是一种绝妙的学习方式。

Q:你是有意识地放弃植物学、转向以占星为职业,还是由于热爱自然而然转职的?


A:部分原因在于就业。在植物学这个领域里,工作机会很少。如果我想要以植物学为业,我就必须改变那些,我最初为植物学着迷的想法。如果说我能做什么……我只能将它转移到病毒学或是其它学科上面,但我不想这样。所以,我暂时从事与计算机相关的工作。


占星学总是让我回味无穷,但直到5年以后,我也没能完全下定决心,去以占星为职业。我转业的契机,可能出现在占星学的蓬勃发展后。


1978年,我拿到了植物学的博士学位。我决定进一步学习占星,并将其作为职业。一开始,我学习现代占星,所以荣格、弗洛伊德,这些心理学家的书,我也都读过。


从现代占星转向古典占星学习的契机是这样的。我的伴侣玛姬·迈斯特买到了由占星师奥莉薇娅·巴克利大力推广、轩辕出版社发行的,威廉·莉莉所著的《基督占星》增补版,后来她也报名了奥莉薇娅·巴克利(生活在英国)的卜卦占星课。
课上,老师问,“椴树由哪颗行星掌管?”


如果你生活在美国,而且你是美国人,我说椴树,你会想到绿色的水果;但在英国,椴树指的是“菩提树”,但二者是完全不同的树种。所以玛姬想,“那就是‘青柠’‘绿色’‘酸味’的感觉,所以是火星。”


于是,她把答案“火星”和一些其它的作业交了上去。奥莉薇娅看了,她几乎是逐字逐句地说,“你这个蠢货,大家都知道菩提树一定是木星,因为它的树枝就像叉子和闪电。”


玛姬是白羊座,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对这个答案相当不满意。我的植物学背景告诉我,她和奥莉薇娅说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植物。所以我告诉玛姬,这是理解上的错误,但我也问,“ 但说真的,奥莉薇娅凭什么说,任何树枝像叉子和闪电一样的树,都会被木星掌管呢?”


所以我去研究了这种树是不是真的有像叉子和闪电一样的树枝——当然没有。事实上,“菩提树由木星掌管”似乎是古典医疗占星的用法。


于是,作为一个程序员,我把它输入了一个数据库。我写了大约200页的报告,并邮寄给奥莉薇娅,说:“你错了。要么是你选错了植物,因为你不知道美国人会选不同的植物;要么是你的前提是错的。”
然后,我就不可自拔地开始学习古典占星了。


图片



Q:那么卜卦占星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比方说,一个客户来找你,这个过程是怎样的?你会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那一刻投射一张卜卦星盘吗?



A:假设现在有人问我,“三个月后我是否还会在现在的公司工作?六个月后我是否还会在现在的公司工作?”
也就是说,如果三个月后TA仍然在这里工作,那么六个月后TA是否还会在现在的公司工作呢?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首先,我必须确保我明白TA问的到底是什么。


只有我完全理解了这个问题究竟要问什么,我真正地理解了这个问题,那个时刻,才能是用以起盘的“神圣时刻”。而这个问题也不能是一个随意的、可以被四处询问的问题,它只能问一次。


面对一个可以被回答的问题,我要先看这张星盘的第一宫。例如,今天刚好我被问到一个关于职业的问题。卜卦盘的上升点落在天蝎座,现在它的守护星火星正在巨蟹座入落(Fall),那么问卜者可能降职了——事实也如此。


假设你问的是一个Yes or No的问题,那么你需要去看问卜者的征象星与问卜对象的征象星,看看它们是否有好的连接。如果是更复杂的问题,那么我们必须去更深入细致地分析各个征象星地关系。


在一张卜卦星盘中,所有的行星都是“演员”,它们移动着,可能互相靠近、可能互相远离,所有的片段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可以被讲述的故事,我们去讲述这个故事中正在发生、即将发生的一切。


图片



Q:所以这和本命星盘的解读并不一样。我们并不需要详细地描述星盘的每个部分,只需要关注问题的焦点,相关的宫位?



A:是的。911事件发生时,我的飞机和其它飞机一样停飞了。当我到达地面大约半小时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请我做情感问题的卜卦咨询。尽管这一天非常糟糕,但这个关系卜卦仍然得到了一个良好的结果。
我们只需要关注第一宫主星与第七宫主星的关系,即便在最奇怪的条件下,我们也得到了肯定的结果。我们需要把真正需要关注的因素分离出来,因为这不是当下世界的全貌,而是现在正在发生的、问卜者所困扰的问题。

Q:因此,你的主要技法,即是查看问卜者的征象星与问卜对象的征象星之间,是否存在托勒密相位?


A:对。一般我们认为,三分相和六分相会给问题一个好结果。四分相和对分相可能不代表失败,但它们具有明确的负面含义:四分相代表困难的争论,而对分相的困难在于,如果你执意如此,你可能会后悔。有时,这也意味着飞蛾扑火,人们被执念驱动,去做一些不会成功的事情。
合相有时也有一定的争议,它的特质也是好坏参半。你必须当下就想清楚,让两个不同的东西实际结合在一起,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


总之,我们可以通过卜卦占星,建立自己对于自身判断力的信心。解读一张卜卦星盘,要远比解读任何其它类型的星盘来得迅速。你可能会出错,但你也能够复盘自己的错误在什么地方,磨练自身的技术。

Q:你在《卜卦占星的道与术》中使用了一个比喻,你说,占星学就像武术,通过不断重复的过程来学习和掌握技术,我们只有通过实践、尝试回答问题、从成功和错误中学习,才能真正学会占星学。


A:是的。在这个隐喻背后,我所要表达的是火星的含义。火星会斩断一切——这是它含义的一部分。在交付卜卦的解读时,你必须把自己割裂开来,只交付你被要求交付的东西,给出一个结果。这和现代占星/心理占星的解读不太一样,但如果我们想要学习卜卦占星,我们就必须掌握这一点。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新月文化原创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编译 | 晴夜
排版 | 小暖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