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们是天生的“造梦师”!这个行星游走在虚实之间,寻找生命永恒!

发布时间:2022/10/8 14:34:02  浏览次数:126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并不适应现实,却总与之纠缠不清。

他们渴望“超越世间”,试图让自己从一切有形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却发现自己对此困惑又无力;

他们拥有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能够沉浸在“造梦”的活动中,以至失去了对实际的感知;

他们有很高的心灵追求和近乎完美的理想形象,但在面对现实时却不堪一击......

如果你有以上这些特点,那么你大概率是个海王星人

海王星人,指的是生星盘中拥有强大海王星能量的人,包括个人行星、四轴与海王星形成紧密相位,有两颗及以上个人星体落入双鱼座或12宫。

当然,也有可能是行运海王星正在触发你出生星盘中的个人行星,使得你在这期间暂时加入了海王星的“社群”中。

为什么这样一群生在世间的人,却要“出离”世间?为什么他们造的“梦”比看得见、触得到的现实更真实?



而在梦醒时分之后,海王星人又该如何面对现实?

让我们从海王星这颗扑朔迷离的行星说起,一步步进入海王星人的内心世界。


1932年,一个男孩在法国波尔多诞生。

他从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因为他是一个秘书与老板的私生子。他的继父无甚上进心,赚来的钱大多拿去酗酒,这让他的母亲与继父经常爆发激烈的争吵。后来,他有了两个弟妹,照顾起弟妹的责任从此落在了他孱弱的肩膀上。

拮据、动荡的家庭环境给这个内心极度敏感的男孩带来的是无解的痛苦。为了寻找出口,男孩试图通过幻想来逃离现实。于是,他开始在脑海中创造一种自己不曾拥有的生活。

“我会跟小伙伴们讲述我和父母如何度过了美好的夜晚,而事实上无非又是一场地狱般的争吵。”这个男孩后来如此回忆道。

长大后,男孩成为了一名插画师。你可能看过或听说过他的作品《小淘气尼古拉》。在这部插画故事里,主人公们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下,绽放最恣意又美好的孩童天性。评论家称,这是画家本人对童年缺陷的弥补和疗愈。

《小淘气尼古拉》依然在法国家喻户晓,并风靡全球十几个国家。它的作者,就是被封为法国国宝级插画师的让·雅克·桑贝。

读完桑贝的访谈之后,我毫不意外的在他的出生星盘中发现了强大的海王星能量——一颗落在双鱼座的月亮,以3度容许度对分了海王星。


少时无力面对现实困境只得“睁眼说瞎话,一直在撒谎”,最终却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点亮了世界的晦暗,如同被其渲染的人物,海王星,这颗距地球最远的太阳系第八大行星,自被人类发现伊始就在虚实间游走,既渴望超脱现实,又与之纠缠不清。


海王星是太阳系唯一一个通过计算预测而非实际观测发现的行星。其漫长的发现史(跨度达200多年)也伴随着扑朔迷离的错觉、欺骗与争议。

著名天文学家伽利略曾两次观测到它,但恰巧海王星都位于特殊的位置上(与木星合相,逆行停滞),以至于伽利略把它误认成了一颗恒星。

后来,天文学家在发现天王星轨道的偏差时,意识到了另一颗行星存在的可能性。英国天文学家柯西·亚当斯与法国天文学教师奥本·勒维耶,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各自展开计算,并几乎同时发现了海王星。

但关于海王星真正的发现者到底是谁,至今仍存在争议和质疑。

人们用罗马海神的名字“尼普顿”(Neptune)来命名这颗蔚蓝色的星球。占星学亦在神话中窥见了它的原型。

海神尼普顿掌管着海洋,陆地边界在此淹没、消融。而海王星所掌管的,正是物质现实消融后的状态。


在这里,“一”即是“一切”,“一切”即是“一”。

它是孕育万物的子宫,是创世第一道光之前的混沌,生命可以显化成无限可能,却尚未显化成任何一种可能。它也是生命形式的终极消亡,个体不复存在,“你我”不再分离,如同水滴汇入了灵魂的汪洋,生命重获完整。

因此,出生星盘中有强烈海王星能量的人,往往是一群致力于“超越世间”的人。他们心灵的愉悦和满足源于更高的精神追求,而非现实性的积累,或者说,对于物质财富本身,他们也不甚有概念。



相反,他们试图让自己从一切物质和有形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能自由自在地存在或离开;某种程度上,他们也追求自我的“消失”,享受感官超越桎梏带来的无边喜悦,因此也容易沉溺于任何“忘我”的事物,可能是酒精,是舞蹈、也可能是浪漫的爱情......

他们不太在意世俗上的得失,对宇宙天地万物怀有宽广的慈悲心和同理心,会对与自己毫无亲疏厉害关系的受难者落泪、伸出援手,甚至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海王星人并不太适合于当今时代的“生存正确”

在他人眼里,他们或许是懦弱、无力、不接地气的。因为他们很容易对现实的冷漠和人性的缺陷失望,却并不擅长直面问题。他们也没有太强烈的自我感,所以往往在抉择和争取之时将自己的力量拱手让出。

虽然海王星象征的“消融绝对的个体性与分离感”的渴望,与我们这个由土星法则守护的世界多少有些背道而驰,海王星人却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提醒我们,现实只是永恒的其中一种形式而已。

而虚无和消融,未必不能实现永恒。

海王最有代表性的天赋之一,就是“造梦”

“梦”,无论是睡眠时不受意识控制的部分如何构建出光怪陆离、难以用理性解释的奇境,还是有赖于主观想象的创造性产物,它们的内容都能够摆脱客观现实的样貌和法则。

它们自由、发散,混杂着我们携带或压抑的各种情绪、感受、记忆、灵感、洞见......如同缱绻无边的海水,深不可测、包罗万象,形体端赖我们以何种器皿显化它们。


而海王星人,无论是字面意义上,还是象征意义上,的确拥有“造梦”的天性。

我发现很多海王星人能够不分时间、场合地开启某种想象或幻想的状态,他们沉浸在自我或他人编织的叙事“游戏”当中,有时,这种状态就像昏睡或半催眠一般,令他们对身边正在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甚至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世界。

我曾经有位月海合相的朋友,TA在一个人走路感到无聊的时候,会让自己投身进一片漫无边际的想象天地中,以至于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TA也很喜欢看小说,情绪会不由自主地被故事中的人物牵引,有时候甚至“入戏”到哭得不能自拔,比剧中人更戏剧。

海王星人也常常有不同于常人的睡眠,可能睡得特别多(或特别容易感到疲惫和无力),可能经常做丰富多彩(其逼真程度有时令他们醒来都觉得震惊)、甚至预言性的梦。

此外,海王星人也会借由创造性的活动来美化(或扭曲)这个世界,试图将自我乃至全人类从现实的粗粝、滞重、苦痛中解救出来。

他们是艺术、设计、音乐、诗歌、摄影、影视、慈善等领域的爱好者和擅长者,是他人眼中妥妥的文艺青年

在这些领域的翘楚里,也经常能找到他们的身影。譬如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雕刻家、建筑师米开朗基罗,就有太阳、火星合相双鱼座同时三分海王星。

“我在大理石中看见天使,于是我不停雕琢,直到将他们解放出来。”——米开朗基罗

然而“造梦者”的故事并不总是充满了浪漫与理想主义。

在虚实之间的拉扯,也给海王星人们带来了人生的困惑和难题。

首先,要施展“消融”或超越现实的能力,某种程度上我们需要经历现实的“缺席”。如此,想象或无意识才有侵入的空间。

与之对应,海王星人的生命历程中,也似乎总会经历某些现实性的缺失:

然而,即便没有这些所谓的缺失,在海王星人的认知里,也可能“实际存在”过某种缺失,它们留下了未被满足的情感、欲望空洞,于是海王星人们“不得不”自己创造、幻想出某个理想形式来填补空白。


例如,一些海王星人会通过爱上某个“触不到”的人——一个总是离他们很“远”,居住在遥远他乡、公众人物、或只停留在社交媒体的网友等等,来脑补一个符合自己所有标准的完美对象,将其投射在对方身上,或在想象中展开一段完美的关系。

对方真实的样子是否如此并不重要,彼此真实的互动是否如此也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维持这种想象,让自己始终保有幻想的可能。

毕竟现实总会令自己失望,自己造的“梦”却不会。

现实性的缺陷,于是成了他们可以抓住的契机,或者更准确地说——借口,让他们得以建构并停留在自我编织的幻想象牙塔中。而既然现实永远不会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美好,他们就没有必要走入现实。

由此,“造梦”成了一种逃避的方式,既是逃避现实的苦痛无奈,更是逃避自己的无能为力。

从海王星本身来说,我们能够看到这种行为背后的原型。在孕育生命的子宫里,个体与宇宙的爱和源头紧密相连,TA不知分离、匮乏,TA是永恒,是无限可能;然而,一旦开始行动(火星),TA必将从这种永恒和完整(神性)中跌落,经历分离、匮乏与无知带来的恐惧(人性)。

可不幸的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跌落”了。

生而为人,我们作为个体诞生于尘土之上,禁锢于生老病死的肉身之中,学习与不遂如意的庸常世俗斗争。

虽然海王星人的内心仍有对终极完整的深沉烙印,只是,当小我的欲望没有被真正看到和接纳时,“神性”很容易变成“人性”的一种精妙伪装。


由此,一场自我美化、升华的“造梦”运动开始了。

但诚如丽兹格林所言:"当一个人确信自己是圣洁无暇时,通常最容易犯下海王星式的错误。”

我们需要一颗极为清明、敏锐的心,才能对自己内在的欲望足够坦诚,不作丝毫掩饰或逃避。否则,海王星打通虚实的能力,只会让入戏者“假作真时真亦假”,自欺欺人却浑然不觉。

所以,或许同样应该庆幸,我们“跌落”了。

在这个土星所掌管的世界里,我们始终要与残缺甚至无望的现实共处。如同我们会从睡梦中苏醒,现实也迟早会击碎那些沉溺于虚妄的、自我预设的“美梦”。

于是我们看到,原来那个完美的爱人也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原来全能的圣者和我们一样不过凡夫俗子、原来自己无私付出的背后也有愤怒和不甘.....

这是海王星人的幻灭时刻,也是海王星人的梦醒时分。可正是在这样的赤裸和无处遁逃,才让我们在直面“冰冷”现实的同时,得以重回海王星的神圣领地。

因为完整的“神性”,同样意味着对残缺、平庸、丑陋、痛苦...这个世间种种不完美的完全接纳。

虚与实的区别,才是真正的虚妄。


我们不需要超越世间,去赢得永恒。在虚实边界被打破的梦醒时分,正是我们与永恒的重逢。

就像米开朗基罗,在大理石中发现了天使。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你是否是游走在虚实之间的海王星人?

今天的这篇海王星文章

给你带来了什么启示吗?

相信热爱占星的你们

会喜欢这种应景又满是干货的内容。

欢迎和我们一起

系统化地学习正统的“学院派”占星学~

千万别觉得它的准入门槛特别高,

只要你有兴趣、肯努力,

加入伦敦占星学院

成为职业占星师的梦想,就不再遥远!

所以,还等什么?

快来扫描下方海报二维码或添加新月客服微信




扫码以上二维码

或添加新月客服小云

(newmoonmag01)

咨询联报优惠


撰文?| alias nomad

排版 |?阿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