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不是真叛逆?破解你的42岁运势!占星中天王星行运为什么这么重要?

发布时间:2022/1/14 11:11:49  浏览次数:383


关注“新月文化”公众号,获取更多占星资讯。

再过4天,逆行了小半年的天王星,终于要顺行了。

2021的重磅天象“土天四分”让我们充分领教了它的“威力”。

今年,它的能量还将持续……

趁此机会,不如全面了解一下天王星在我们生命中的周期进程吧。

作为一颗外行星,天王星的行进速度相对缓慢,走完一整圈需要84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天王星回归发生在我们的晚年,这就是为什么“天王星回归”的概念被鲜少提及的原因。

然而,行运天王星对我们生命进程的触动绝不仅仅发生在晚年,相反,青春期叛逆、中年危机、退休综合症等等描述着人生一些重要阶段的名词,都少不了来自天王星的影响。

从14岁左右开始,行运天王与我们的本天王就会形成一个六分相,并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从渐盈、对冲、渐亏走到完整的回归。

而本命天王星每每被触及,都会激活我们的“内在小怪兽”想要“越狱”的冲动。

可以说,每个人经历的天王星周期,就像一场持续一生的“叛逆之旅”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内在想要与众不同的渴望,不断地与从众、流俗的现实世界磨合着,直到我们能够圆融地活出自我,并因自己的独特性而被世界所认可,甚至最终,放下这种认可。

现在,你准备好开启这段天王星旅程了吗?

“相杀却不相爱的父子”

要谈论天王星的占星意义,必定绕不开土星。

在希腊神话中,土星是天王星的孩子,他通过阉割自己的父亲获得权势。而从黄道星座的顺序去看,水瓶是摩羯的下一站,天王星是土星最终需要走向的目标

天王星原是最初的开创者,但它的刚愎自用导向了僵化。在土星建立了新的秩序之后,却也不可避免地落入了独断专行的模式,最终又被新的下一代所推翻并取代——如此,便构成了革新与固化之间循环往复的模式。

有趣的是,在神话中,土星与天王星的厮杀最终促成了金星女神阿弗洛狄忒的诞生——这对“相杀”却不“相爱”的父子间斗争的产物竟然是金星女神,象征着和平、爱与美。

与这些神话原型相对应的是,天王星常常在我们的个人生命领域中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1. 个人主义和创造力的点亮者

2. 陈旧、固化模式的推翻者

3. 全新生命阶段的开启者

“老顽固”VS“熊孩子”

说到天王星的能量,很形象的一个例子,是我们都认识的那只“窜天猴”——他曾大闹天宫,曾在花果山里无所顾忌地盘踞着一方天地。他肆意而活、不求功利、更无视等级那一套。他唤着“玉帝老儿”,在天神天将面前依然我行我素。直到,他冲上天庭,扬言要毁了云霄殿、自当玉帝,最终招来了如来佛的五指山。终于,漫长的五百年后,他等来师傅、寻来师弟,踏上前往西天的征途。

怀揣着满身本事与桀骜,他曾是天上地下独一个的“美猴王”。但若没有五指山、紧箍咒,没有九九八十一难,又何来西天的真经?何来“悟空”?

天王星一直是行星界的“窜天猴”。它是高阶版的水星,携带着极强的天赋和学习能力、以及尤其丰盛的内在创造力。要驾驭好它,自然不容易。

在学习与天王星相处的过程中,会有这样两个容易走入的极端

过度压制天王星的能量:死拽着旧有的一切不放,陷入对掌控感的过度执着,拒绝任何新的尝试和改变。

过度放纵天王星的能量:为了叛逆而叛逆,为了改变而改变,离经叛道,罔顾客观条件和现实法则。

一边是死气沉沉的“老顽固”,另一边是让人头痛的“熊孩子”。为避免陷入偏激,扎实客观的自我认知是非常重要的。

怎样将自己的独特性与创造力借由现实的管道去做表达?这是我们的个体生命陷入到和这个现实世界的磕磕绊绊之中时,需要我们去思考的议题。

行之有效地操控好来自天王星的“洪荒之力”才能让它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生命体验。

天王星的的回归历程大致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1. 在42岁左右之前,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形成的所有相位被称为“渐盈相位”,两者逐渐朝着精准对冲发展,我们本命天王星的力量被一波波地不断活化着。

2. 在42岁左右的时候,两者的对立达成精准对冲,形成了一个完全势均力敌的态势,并铸成一个内在能量的高点。

3. 此后,“渐亏相位”一一成型,两者逐渐向合相靠拢,磨合的冲突趋向和缓。

4. 最终,两者的合相达成在我们84岁左右的年纪,为我们跌跌撞撞的人生“叛逆之旅”盖下“圆满”的勋章。

从盈到满(半对分),是自我意识的逐渐萌发;从满到亏(合相),是逐渐趋向和缓的经历。因此,前42年内的天王星课题的学习是非常重要的“播种期”与“整合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后42年中天王星能量的呈现底色。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形成连接的诸多个节点,常常还伴随着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相位。

这就意味着,我们内在对于个性化与社会化的平衡需求会在我们的生命经验中反复经历着此消彼长、互相制衡又来回磨合的过程,直到我们既能践行现实世界的运作法则,在既定框架制约之下活得游刃有余;又能保有自己的独特属性和内在的创造力,不被俗世的洪流所盲目裹挟。

(由于天王星前进速度较慢且逆行期较长,岁数误差可能存在于前后1-2年)

在天王星长达84年的旅程中,有以下几个关键年龄段,我们的本命天王会被行运天王星触发,激活我们内在的叛逆因子,想要打破流俗,彰显最独特的自我。

14岁,“我和爸妈不一样”

  • 渐盈六分相(伴随14-15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对分相)

这是青春期的开始,通常伴随着自我意识的萌发。“我和爸妈是不一样的”、“我和同学朋友们是不一样的”——这些类似的想法会促使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想要通过各种方式去彰显个性。

从原生家庭中脱离出去的想法也会在此时开始萌发,但由于土星的作用,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制约性教导一定不会少。若一味过度地压制孩子的个性表达需求,就容易导向“为了叛逆而叛逆”的模式,并在之后的成长过程中演变成观念上的强大对立和冲撞。

因此,在这个阶段,成年人们要注意刚柔并济地教育引导。同时,要鼓励孩子去挖掘自己的天赋、发展自己的兴趣,作为其个性化展现的渠道。

21岁,理想的“我”VS现实的“我”

  • 渐盈四分相(伴随22-23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四分相)

此时,我们通常面临着大学毕业或刚步入社会。在托勒密主相位的概念之下,这是行运与本命天王星所达成的第一次困难相位,通常还紧随着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困难相位。

在此期间,最常见的一个心理议题是自我期许与外界认可的不适配。来自天王星的骄傲让我们相信自己是“天之骄子”,急于横冲直撞地向世界证明自己,但土星带来的现实冲击又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也许只是“芸芸众生”之一。

如果不能快速地做出调整和适应,就会容易滋生一些由眼高手低所导致的问题。例如,我们可能会感觉到自己的能力被外界低看了,继而产生对世俗或权威的蔑视,以致无法平稳地完成从“学生党”到“社会人”的身份过度;或者一味地想要彰显个性与创意、却又不得章法,从而导致了不融洽的社会人际关系。

因此,处于这个阶段时,需要我们多多放平心态,摆正自己“社会新鲜人”的姿态,同时多多听取学长学姐以及来自长辈的一些实用建议。

28岁,确立自己的圈子

  • 渐盈三分相(伴随29-30岁间,第一次土星回归)

在21-28岁的这7年里,如果我们能够比较顺遂地发展出一套相对客观的自我评价的话,到了28岁左右,我们就应该基本具备一些比较明确的社会属性了。

除了较为明晰的职业发展方向以外,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一些小圈子也会逐渐成型。而这些都会成为我们个人社会支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

此时,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正在达成一个和谐相位,为我们铺设“三十而立”的软实力,更为接下来的土星回归做好预备。毕竟,土星第一次回归对我们的打磨力度是非常大的,只有积存好天王星的能量,依靠着由独特性所形成的强大自我意识,才能让我们更顺利地通过土归的严酷磨砺。

42岁,不甘心的中年人

  • 半回归对分相(伴随41岁左右,行运海王星与本命海王星的四分相)

行运天王星在此时与本命天王星达成精准对冲。在这个硬相位的冲击之下,许多人都会面临到“中年危机”。

在《占星流年》中,鲁道夫将此称为“人生当中重大的改变阶段”。在这个年纪,生活虽然稳定,却也可能乏味不堪。天王星在此时极易挑动起我们的躁动神经,以致我们会非常急迫地想要寻找到一个出口来表达“不甘”——不甘就此沦为社会化的“无名之辈”之一,不甘从此被困在现实的枷锁里,不甘自此就过着百无聊赖又日复一日的生活……

天王星的作用之下,一些人会用“中年叛逆”来表达对活在世俗庸碌中的不满,以此试图重启人生。辞职、改业、离婚等脱离原来生活轨迹的决定都是天王星的产物。

但由于此时行运海王星常常正在与本命海王星形成四分,它的能量可能会导向对现实的迷茫与逃避,以致这些决定多是出于不计后果的逃离心态,导向的是天王星能量的负面呈现方式:快速、剧烈又粗暴的离别。

罔顾后果的逃离与叛逆绝非良策,积极的“自我打破”才是应对“中年危机”的妙法。找到自己的兴趣和天赋所在,尝试做一些新领域的拓展,新的生命热情才有可能被再次点燃。

就像据我所知,不少占星师都是在这个天王星行运的触动下,开启的专职占星事业——天王星的对分其实是一个可以使我们最大限度达成自由的机遇

56岁,独特的自我立于世

  • 渐亏三分相(伴随58-60岁间,第二次土星回归)

这是行运天王与本命天王达成的第一组渐亏相位,呼应到的是28岁左右时的渐盈三分相。此时,我们走入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对于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和自我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

如果能较为平稳地度过42岁时的对分相,那么在当前这个和谐三分相的影响之下,大多数人都应该达到了事业发展的顶峰。紧随其后的是58到60岁之间的第二次土星回归。

土星与天王星的共同影响之下,我们会发现自己的智慧与独特才能找到了施展的管道,个人能对社会产生的贡献在这几年间达到高峰。

更重要的是,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我们都已经具备了成熟的处事技能和圆通的人际交往手段,这种游刃有余的把控能力会极大地为我们提供一种笃定的心态。

63岁,“退休综合征”

  • 渐亏四分相(伴随65-66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四分相)

紧张相位再次形成,这一组天王星的渐亏四分相所呼应到的是21岁前后的渐盈四分相。彼时,我们是初出茅庐的社会新鲜人;当下,该是时候卸下那些社会角色了

在这几年间,我们通常会面临退休后的巨大生活状态的改变。无法接受退休后的自我形象与退休前的个人身份之间的落差、失去了原有的社交圈子会是导致所谓“退休综合征”的一些重要原因。

在这两三年间天王星与土星的共同作用下,我们可能会隐隐地觉得许多积累下来的经验、学识与处事方式已不适用于新兴社会,除了会滋生沮丧的情绪以外,也容易衍生出对当下社会或是年轻一代的诸多不满。

另外,如果以前疏于亲情上的连接,在离开职场、回归家庭后,也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如果将自己的失意无意识地发泄到周遭人的身上,就容易导致与家人的矛盾。

这段时间,来自家人的情绪支持是非常必要的。如果能够接受鼓励,并寻找到能够发挥自己创造力的新的兴趣和生活重心,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度过这段转型期。

70岁,回归“老顽童”

  • 渐亏六分相

这一组渐亏六分相呼应到的是14岁左右的渐盈六分相。

在顺利度过了退休的转折点之后,这几年的心境会变得从容自在许多。

这是天王星回归前的最后一组和谐相位。就像孔子所说的“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如果我们有好好去完成每一阶段的天王星功课的话,这个阶段的我们,不仅能依照自己的心意过生活,同时,会从心底里觉得岁月安好,并与周遭人事相处愉快。

心态上,我们会回归到14岁左右类似“老顽童”的状态:对新鲜的人事物都充满的兴趣和包容。

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个年纪的老人凭借着自己积累半生的智慧和圆融,会成为家庭成员和家庭氛围的“定海神针”。

84岁,超越世俗的自由

  • 回归合相

到了84岁,天王星回归的周期终于完成。

萨古鲁在他所著的《死亡》一书中提到过这样一个概念:当人活到了84岁,经历了1008次满月之后,他/她的生命能量系统就已经足够成熟了。因此,与地球的某根纽带将会被打破,也就是说,他/她将不再陷入生死的循环、不再受到业力的牵引。

虽然我们无法验证萨古鲁的理论,但可以预见的是,当卸下了此生的诸多世俗属性,天王星回归的完成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自由,为我们铸下一块灵魂进化道路上的里程碑。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关注“新月文化”公众号,获取更多占星资讯。

再过4天,逆行了小半年的天王星,终于要顺行了。

2021的重磅天象“土天四分”让我们充分领教了它的“威力”。

今年,它的能量还将持续……

趁此机会,不如全面了解一下天王星在我们生命中的周期进程吧。

作为一颗外行星,天王星的行进速度相对缓慢,走完一整圈需要84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天王星回归发生在我们的晚年,这就是为什么“天王星回归”的概念被鲜少提及的原因。

然而,行运天王星对我们生命进程的触动绝不仅仅发生在晚年,相反,青春期叛逆、中年危机、退休综合症等等描述着人生一些重要阶段的名词,都少不了来自天王星的影响。

从14岁左右开始,行运天王与我们的本天王就会形成一个六分相,并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从渐盈、对冲、渐亏走到完整的回归。

而本命天王星每每被触及,都会激活我们的“内在小怪兽”想要“越狱”的冲动。

可以说,每个人经历的天王星周期,就像一场持续一生的“叛逆之旅”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内在想要与众不同的渴望,不断地与从众、流俗的现实世界磨合着,直到我们能够圆融地活出自我,并因自己的独特性而被世界所认可,甚至最终,放下这种认可。

现在,你准备好开启这段天王星旅程了吗?

“相杀却不相爱的父子”

要谈论天王星的占星意义,必定绕不开土星。

在希腊神话中,土星是天王星的孩子,他通过阉割自己的父亲获得权势。而从黄道星座的顺序去看,水瓶是摩羯的下一站,天王星是土星最终需要走向的目标

天王星原是最初的开创者,但它的刚愎自用导向了僵化。在土星建立了新的秩序之后,却也不可避免地落入了独断专行的模式,最终又被新的下一代所推翻并取代——如此,便构成了革新与固化之间循环往复的模式。

有趣的是,在神话中,土星与天王星的厮杀最终促成了金星女神阿弗洛狄忒的诞生——这对“相杀”却不“相爱”的父子间斗争的产物竟然是金星女神,象征着和平、爱与美。

与这些神话原型相对应的是,天王星常常在我们的个人生命领域中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1. 个人主义和创造力的点亮者

2. 陈旧、固化模式的推翻者

3. 全新生命阶段的开启者

“老顽固”VS“熊孩子”

说到天王星的能量,很形象的一个例子,是我们都认识的那只“窜天猴”——他曾大闹天宫,曾在花果山里无所顾忌地盘踞着一方天地。他肆意而活、不求功利、更无视等级那一套。他唤着“玉帝老儿”,在天神天将面前依然我行我素。直到,他冲上天庭,扬言要毁了云霄殿、自当玉帝,最终招来了如来佛的五指山。终于,漫长的五百年后,他等来师傅、寻来师弟,踏上前往西天的征途。

怀揣着满身本事与桀骜,他曾是天上地下独一个的“美猴王”。但若没有五指山、紧箍咒,没有九九八十一难,又何来西天的真经?何来“悟空”?

天王星一直是行星界的“窜天猴”。它是高阶版的水星,携带着极强的天赋和学习能力、以及尤其丰盛的内在创造力。要驾驭好它,自然不容易。

在学习与天王星相处的过程中,会有这样两个容易走入的极端

过度压制天王星的能量:死拽着旧有的一切不放,陷入对掌控感的过度执着,拒绝任何新的尝试和改变。

过度放纵天王星的能量:为了叛逆而叛逆,为了改变而改变,离经叛道,罔顾客观条件和现实法则。

一边是死气沉沉的“老顽固”,另一边是让人头痛的“熊孩子”。为避免陷入偏激,扎实客观的自我认知是非常重要的。

怎样将自己的独特性与创造力借由现实的管道去做表达?这是我们的个体生命陷入到和这个现实世界的磕磕绊绊之中时,需要我们去思考的议题。

行之有效地操控好来自天王星的“洪荒之力”才能让它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生命体验。

天王星的的回归历程大致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1. 在42岁左右之前,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形成的所有相位被称为“渐盈相位”,两者逐渐朝着精准对冲发展,我们本命天王星的力量被一波波地不断活化着。

2. 在42岁左右的时候,两者的对立达成精准对冲,形成了一个完全势均力敌的态势,并铸成一个内在能量的高点。

3. 此后,“渐亏相位”一一成型,两者逐渐向合相靠拢,磨合的冲突趋向和缓。

4. 最终,两者的合相达成在我们84岁左右的年纪,为我们跌跌撞撞的人生“叛逆之旅”盖下“圆满”的勋章。

从盈到满(半对分),是自我意识的逐渐萌发;从满到亏(合相),是逐渐趋向和缓的经历。因此,前42年内的天王星课题的学习是非常重要的“播种期”与“整合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后42年中天王星能量的呈现底色。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形成连接的诸多个节点,常常还伴随着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相位。

这就意味着,我们内在对于个性化与社会化的平衡需求会在我们的生命经验中反复经历着此消彼长、互相制衡又来回磨合的过程,直到我们既能践行现实世界的运作法则,在既定框架制约之下活得游刃有余;又能保有自己的独特属性和内在的创造力,不被俗世的洪流所盲目裹挟。

(由于天王星前进速度较慢且逆行期较长,岁数误差可能存在于前后1-2年)

在天王星长达84年的旅程中,有以下几个关键年龄段,我们的本命天王会被行运天王星触发,激活我们内在的叛逆因子,想要打破流俗,彰显最独特的自我。

14岁,“我和爸妈不一样”

  • 渐盈六分相(伴随14-15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对分相)

这是青春期的开始,通常伴随着自我意识的萌发。“我和爸妈是不一样的”、“我和同学朋友们是不一样的”——这些类似的想法会促使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想要通过各种方式去彰显个性。

从原生家庭中脱离出去的想法也会在此时开始萌发,但由于土星的作用,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制约性教导一定不会少。若一味过度地压制孩子的个性表达需求,就容易导向“为了叛逆而叛逆”的模式,并在之后的成长过程中演变成观念上的强大对立和冲撞。

因此,在这个阶段,成年人们要注意刚柔并济地教育引导。同时,要鼓励孩子去挖掘自己的天赋、发展自己的兴趣,作为其个性化展现的渠道。

21岁,理想的“我”VS现实的“我”

  • 渐盈四分相(伴随22-23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四分相)

此时,我们通常面临着大学毕业或刚步入社会。在托勒密主相位的概念之下,这是行运与本命天王星所达成的第一次困难相位,通常还紧随着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困难相位。

在此期间,最常见的一个心理议题是自我期许与外界认可的不适配。来自天王星的骄傲让我们相信自己是“天之骄子”,急于横冲直撞地向世界证明自己,但土星带来的现实冲击又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也许只是“芸芸众生”之一。

如果不能快速地做出调整和适应,就会容易滋生一些由眼高手低所导致的问题。例如,我们可能会感觉到自己的能力被外界低看了,继而产生对世俗或权威的蔑视,以致无法平稳地完成从“学生党”到“社会人”的身份过度;或者一味地想要彰显个性与创意、却又不得章法,从而导致了不融洽的社会人际关系。

因此,处于这个阶段时,需要我们多多放平心态,摆正自己“社会新鲜人”的姿态,同时多多听取学长学姐以及来自长辈的一些实用建议。

28岁,确立自己的圈子

  • 渐盈三分相(伴随29-30岁间,第一次土星回归)

在21-28岁的这7年里,如果我们能够比较顺遂地发展出一套相对客观的自我评价的话,到了28岁左右,我们就应该基本具备一些比较明确的社会属性了。

除了较为明晰的职业发展方向以外,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一些小圈子也会逐渐成型。而这些都会成为我们个人社会支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

此时,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正在达成一个和谐相位,为我们铺设“三十而立”的软实力,更为接下来的土星回归做好预备。毕竟,土星第一次回归对我们的打磨力度是非常大的,只有积存好天王星的能量,依靠着由独特性所形成的强大自我意识,才能让我们更顺利地通过土归的严酷磨砺。

42岁,不甘心的中年人

  • 半回归对分相(伴随41岁左右,行运海王星与本命海王星的四分相)

行运天王星在此时与本命天王星达成精准对冲。在这个硬相位的冲击之下,许多人都会面临到“中年危机”。

在《占星流年》中,鲁道夫将此称为“人生当中重大的改变阶段”。在这个年纪,生活虽然稳定,却也可能乏味不堪。天王星在此时极易挑动起我们的躁动神经,以致我们会非常急迫地想要寻找到一个出口来表达“不甘”——不甘就此沦为社会化的“无名之辈”之一,不甘从此被困在现实的枷锁里,不甘自此就过着百无聊赖又日复一日的生活……

天王星的作用之下,一些人会用“中年叛逆”来表达对活在世俗庸碌中的不满,以此试图重启人生。辞职、改业、离婚等脱离原来生活轨迹的决定都是天王星的产物。

但由于此时行运海王星常常正在与本命海王星形成四分,它的能量可能会导向对现实的迷茫与逃避,以致这些决定多是出于不计后果的逃离心态,导向的是天王星能量的负面呈现方式:快速、剧烈又粗暴的离别。

罔顾后果的逃离与叛逆绝非良策,积极的“自我打破”才是应对“中年危机”的妙法。找到自己的兴趣和天赋所在,尝试做一些新领域的拓展,新的生命热情才有可能被再次点燃。

就像据我所知,不少占星师都是在这个天王星行运的触动下,开启的专职占星事业——天王星的对分其实是一个可以使我们最大限度达成自由的机遇

56岁,独特的自我立于世

  • 渐亏三分相(伴随58-60岁间,第二次土星回归)

这是行运天王与本命天王达成的第一组渐亏相位,呼应到的是28岁左右时的渐盈三分相。此时,我们走入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对于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和自我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

如果能较为平稳地度过42岁时的对分相,那么在当前这个和谐三分相的影响之下,大多数人都应该达到了事业发展的顶峰。紧随其后的是58到60岁之间的第二次土星回归。

土星与天王星的共同影响之下,我们会发现自己的智慧与独特才能找到了施展的管道,个人能对社会产生的贡献在这几年间达到高峰。

更重要的是,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我们都已经具备了成熟的处事技能和圆通的人际交往手段,这种游刃有余的把控能力会极大地为我们提供一种笃定的心态。

63岁,“退休综合征”

  • 渐亏四分相(伴随65-66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四分相)

紧张相位再次形成,这一组天王星的渐亏四分相所呼应到的是21岁前后的渐盈四分相。彼时,我们是初出茅庐的社会新鲜人;当下,该是时候卸下那些社会角色了

在这几年间,我们通常会面临退休后的巨大生活状态的改变。无法接受退休后的自我形象与退休前的个人身份之间的落差、失去了原有的社交圈子会是导致所谓“退休综合征”的一些重要原因。

在这两三年间天王星与土星的共同作用下,我们可能会隐隐地觉得许多积累下来的经验、学识与处事方式已不适用于新兴社会,除了会滋生沮丧的情绪以外,也容易衍生出对当下社会或是年轻一代的诸多不满。

另外,如果以前疏于亲情上的连接,在离开职场、回归家庭后,也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如果将自己的失意无意识地发泄到周遭人的身上,就容易导致与家人的矛盾。

这段时间,来自家人的情绪支持是非常必要的。如果能够接受鼓励,并寻找到能够发挥自己创造力的新的兴趣和生活重心,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度过这段转型期。

70岁,回归“老顽童”

  • 渐亏六分相

这一组渐亏六分相呼应到的是14岁左右的渐盈六分相。

在顺利度过了退休的转折点之后,这几年的心境会变得从容自在许多。

这是天王星回归前的最后一组和谐相位。就像孔子所说的“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如果我们有好好去完成每一阶段的天王星功课的话,这个阶段的我们,不仅能依照自己的心意过生活,同时,会从心底里觉得岁月安好,并与周遭人事相处愉快。

心态上,我们会回归到14岁左右类似“老顽童”的状态:对新鲜的人事物都充满的兴趣和包容。

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个年纪的老人凭借着自己积累半生的智慧和圆融,会成为家庭成员和家庭氛围的“定海神针”。

84岁,超越世俗的自由

  • 回归合相

到了84岁,天王星回归的周期终于完成。

萨古鲁在他所著的《死亡》一书中提到过这样一个概念:当人活到了84岁,经历了1008次满月之后,他/她的生命能量系统就已经足够成熟了。因此,与地球的某根纽带将会被打破,也就是说,他/她将不再陷入生死的循环、不再受到业力的牵引。

虽然我们无法验证萨古鲁的理论,但可以预见的是,当卸下了此生的诸多世俗属性,天王星回归的完成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自由,为我们铸下一块灵魂进化道路上的里程碑。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关注“新月文化”公众号,获取更多占星资讯。

再过4天,逆行了小半年的天王星,终于要顺行了。

2021的重磅天象“土天四分”让我们充分领教了它的“威力”。

今年,它的能量还将持续……

趁此机会,不如全面了解一下天王星在我们生命中的周期进程吧。

作为一颗外行星,天王星的行进速度相对缓慢,走完一整圈需要84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天王星回归发生在我们的晚年,这就是为什么“天王星回归”的概念被鲜少提及的原因。

然而,行运天王星对我们生命进程的触动绝不仅仅发生在晚年,相反,青春期叛逆、中年危机、退休综合症等等描述着人生一些重要阶段的名词,都少不了来自天王星的影响。

从14岁左右开始,行运天王与我们的本天王就会形成一个六分相,并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从渐盈、对冲、渐亏走到完整的回归。

而本命天王星每每被触及,都会激活我们的“内在小怪兽”想要“越狱”的冲动。

可以说,每个人经历的天王星周期,就像一场持续一生的“叛逆之旅”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内在想要与众不同的渴望,不断地与从众、流俗的现实世界磨合着,直到我们能够圆融地活出自我,并因自己的独特性而被世界所认可,甚至最终,放下这种认可。

现在,你准备好开启这段天王星旅程了吗?

“相杀却不相爱的父子”

要谈论天王星的占星意义,必定绕不开土星。

在希腊神话中,土星是天王星的孩子,他通过阉割自己的父亲获得权势。而从黄道星座的顺序去看,水瓶是摩羯的下一站,天王星是土星最终需要走向的目标

天王星原是最初的开创者,但它的刚愎自用导向了僵化。在土星建立了新的秩序之后,却也不可避免地落入了独断专行的模式,最终又被新的下一代所推翻并取代——如此,便构成了革新与固化之间循环往复的模式。

有趣的是,在神话中,土星与天王星的厮杀最终促成了金星女神阿弗洛狄忒的诞生——这对“相杀”却不“相爱”的父子间斗争的产物竟然是金星女神,象征着和平、爱与美。

与这些神话原型相对应的是,天王星常常在我们的个人生命领域中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1. 个人主义和创造力的点亮者

2. 陈旧、固化模式的推翻者

3. 全新生命阶段的开启者

“老顽固”VS“熊孩子”

说到天王星的能量,很形象的一个例子,是我们都认识的那只“窜天猴”——他曾大闹天宫,曾在花果山里无所顾忌地盘踞着一方天地。他肆意而活、不求功利、更无视等级那一套。他唤着“玉帝老儿”,在天神天将面前依然我行我素。直到,他冲上天庭,扬言要毁了云霄殿、自当玉帝,最终招来了如来佛的五指山。终于,漫长的五百年后,他等来师傅、寻来师弟,踏上前往西天的征途。

怀揣着满身本事与桀骜,他曾是天上地下独一个的“美猴王”。但若没有五指山、紧箍咒,没有九九八十一难,又何来西天的真经?何来“悟空”?

天王星一直是行星界的“窜天猴”。它是高阶版的水星,携带着极强的天赋和学习能力、以及尤其丰盛的内在创造力。要驾驭好它,自然不容易。

在学习与天王星相处的过程中,会有这样两个容易走入的极端

过度压制天王星的能量:死拽着旧有的一切不放,陷入对掌控感的过度执着,拒绝任何新的尝试和改变。

过度放纵天王星的能量:为了叛逆而叛逆,为了改变而改变,离经叛道,罔顾客观条件和现实法则。

一边是死气沉沉的“老顽固”,另一边是让人头痛的“熊孩子”。为避免陷入偏激,扎实客观的自我认知是非常重要的。

怎样将自己的独特性与创造力借由现实的管道去做表达?这是我们的个体生命陷入到和这个现实世界的磕磕绊绊之中时,需要我们去思考的议题。

行之有效地操控好来自天王星的“洪荒之力”才能让它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生命体验。

天王星的的回归历程大致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1. 在42岁左右之前,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形成的所有相位被称为“渐盈相位”,两者逐渐朝着精准对冲发展,我们本命天王星的力量被一波波地不断活化着。

2. 在42岁左右的时候,两者的对立达成精准对冲,形成了一个完全势均力敌的态势,并铸成一个内在能量的高点。

3. 此后,“渐亏相位”一一成型,两者逐渐向合相靠拢,磨合的冲突趋向和缓。

4. 最终,两者的合相达成在我们84岁左右的年纪,为我们跌跌撞撞的人生“叛逆之旅”盖下“圆满”的勋章。

从盈到满(半对分),是自我意识的逐渐萌发;从满到亏(合相),是逐渐趋向和缓的经历。因此,前42年内的天王星课题的学习是非常重要的“播种期”与“整合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后42年中天王星能量的呈现底色。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形成连接的诸多个节点,常常还伴随着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相位。

这就意味着,我们内在对于个性化与社会化的平衡需求会在我们的生命经验中反复经历着此消彼长、互相制衡又来回磨合的过程,直到我们既能践行现实世界的运作法则,在既定框架制约之下活得游刃有余;又能保有自己的独特属性和内在的创造力,不被俗世的洪流所盲目裹挟。

(由于天王星前进速度较慢且逆行期较长,岁数误差可能存在于前后1-2年)

在天王星长达84年的旅程中,有以下几个关键年龄段,我们的本命天王会被行运天王星触发,激活我们内在的叛逆因子,想要打破流俗,彰显最独特的自我。

14岁,“我和爸妈不一样”

  • 渐盈六分相(伴随14-15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对分相)

这是青春期的开始,通常伴随着自我意识的萌发。“我和爸妈是不一样的”、“我和同学朋友们是不一样的”——这些类似的想法会促使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想要通过各种方式去彰显个性。

从原生家庭中脱离出去的想法也会在此时开始萌发,但由于土星的作用,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制约性教导一定不会少。若一味过度地压制孩子的个性表达需求,就容易导向“为了叛逆而叛逆”的模式,并在之后的成长过程中演变成观念上的强大对立和冲撞。

因此,在这个阶段,成年人们要注意刚柔并济地教育引导。同时,要鼓励孩子去挖掘自己的天赋、发展自己的兴趣,作为其个性化展现的渠道。

21岁,理想的“我”VS现实的“我”

  • 渐盈四分相(伴随22-23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四分相)

此时,我们通常面临着大学毕业或刚步入社会。在托勒密主相位的概念之下,这是行运与本命天王星所达成的第一次困难相位,通常还紧随着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困难相位。

在此期间,最常见的一个心理议题是自我期许与外界认可的不适配。来自天王星的骄傲让我们相信自己是“天之骄子”,急于横冲直撞地向世界证明自己,但土星带来的现实冲击又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也许只是“芸芸众生”之一。

如果不能快速地做出调整和适应,就会容易滋生一些由眼高手低所导致的问题。例如,我们可能会感觉到自己的能力被外界低看了,继而产生对世俗或权威的蔑视,以致无法平稳地完成从“学生党”到“社会人”的身份过度;或者一味地想要彰显个性与创意、却又不得章法,从而导致了不融洽的社会人际关系。

因此,处于这个阶段时,需要我们多多放平心态,摆正自己“社会新鲜人”的姿态,同时多多听取学长学姐以及来自长辈的一些实用建议。

28岁,确立自己的圈子

  • 渐盈三分相(伴随29-30岁间,第一次土星回归)

在21-28岁的这7年里,如果我们能够比较顺遂地发展出一套相对客观的自我评价的话,到了28岁左右,我们就应该基本具备一些比较明确的社会属性了。

除了较为明晰的职业发展方向以外,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一些小圈子也会逐渐成型。而这些都会成为我们个人社会支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

此时,行运天王星与本命天王星正在达成一个和谐相位,为我们铺设“三十而立”的软实力,更为接下来的土星回归做好预备。毕竟,土星第一次回归对我们的打磨力度是非常大的,只有积存好天王星的能量,依靠着由独特性所形成的强大自我意识,才能让我们更顺利地通过土归的严酷磨砺。

42岁,不甘心的中年人

  • 半回归对分相(伴随41岁左右,行运海王星与本命海王星的四分相)

行运天王星在此时与本命天王星达成精准对冲。在这个硬相位的冲击之下,许多人都会面临到“中年危机”。

在《占星流年》中,鲁道夫将此称为“人生当中重大的改变阶段”。在这个年纪,生活虽然稳定,却也可能乏味不堪。天王星在此时极易挑动起我们的躁动神经,以致我们会非常急迫地想要寻找到一个出口来表达“不甘”——不甘就此沦为社会化的“无名之辈”之一,不甘从此被困在现实的枷锁里,不甘自此就过着百无聊赖又日复一日的生活……

天王星的作用之下,一些人会用“中年叛逆”来表达对活在世俗庸碌中的不满,以此试图重启人生。辞职、改业、离婚等脱离原来生活轨迹的决定都是天王星的产物。

但由于此时行运海王星常常正在与本命海王星形成四分,它的能量可能会导向对现实的迷茫与逃避,以致这些决定多是出于不计后果的逃离心态,导向的是天王星能量的负面呈现方式:快速、剧烈又粗暴的离别。

罔顾后果的逃离与叛逆绝非良策,积极的“自我打破”才是应对“中年危机”的妙法。找到自己的兴趣和天赋所在,尝试做一些新领域的拓展,新的生命热情才有可能被再次点燃。

就像据我所知,不少占星师都是在这个天王星行运的触动下,开启的专职占星事业——天王星的对分其实是一个可以使我们最大限度达成自由的机遇

56岁,独特的自我立于世

  • 渐亏三分相(伴随58-60岁间,第二次土星回归)

这是行运天王与本命天王达成的第一组渐亏相位,呼应到的是28岁左右时的渐盈三分相。此时,我们走入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对于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和自我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

如果能较为平稳地度过42岁时的对分相,那么在当前这个和谐三分相的影响之下,大多数人都应该达到了事业发展的顶峰。紧随其后的是58到60岁之间的第二次土星回归。

土星与天王星的共同影响之下,我们会发现自己的智慧与独特才能找到了施展的管道,个人能对社会产生的贡献在这几年间达到高峰。

更重要的是,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我们都已经具备了成熟的处事技能和圆通的人际交往手段,这种游刃有余的把控能力会极大地为我们提供一种笃定的心态。

63岁,“退休综合征”

  • 渐亏四分相(伴随65-66岁间,行运土星与本命土星的四分相)

紧张相位再次形成,这一组天王星的渐亏四分相所呼应到的是21岁前后的渐盈四分相。彼时,我们是初出茅庐的社会新鲜人;当下,该是时候卸下那些社会角色了

在这几年间,我们通常会面临退休后的巨大生活状态的改变。无法接受退休后的自我形象与退休前的个人身份之间的落差、失去了原有的社交圈子会是导致所谓“退休综合征”的一些重要原因。

在这两三年间天王星与土星的共同作用下,我们可能会隐隐地觉得许多积累下来的经验、学识与处事方式已不适用于新兴社会,除了会滋生沮丧的情绪以外,也容易衍生出对当下社会或是年轻一代的诸多不满。

另外,如果以前疏于亲情上的连接,在离开职场、回归家庭后,也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如果将自己的失意无意识地发泄到周遭人的身上,就容易导致与家人的矛盾。

这段时间,来自家人的情绪支持是非常必要的。如果能够接受鼓励,并寻找到能够发挥自己创造力的新的兴趣和生活重心,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度过这段转型期。

70岁,回归“老顽童”

  • 渐亏六分相

这一组渐亏六分相呼应到的是14岁左右的渐盈六分相。

在顺利度过了退休的转折点之后,这几年的心境会变得从容自在许多。

这是天王星回归前的最后一组和谐相位。就像孔子所说的“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如果我们有好好去完成每一阶段的天王星功课的话,这个阶段的我们,不仅能依照自己的心意过生活,同时,会从心底里觉得岁月安好,并与周遭人事相处愉快。

心态上,我们会回归到14岁左右类似“老顽童”的状态:对新鲜的人事物都充满的兴趣和包容。

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个年纪的老人凭借着自己积累半生的智慧和圆融,会成为家庭成员和家庭氛围的“定海神针”。

84岁,超越世俗的自由

  • 回归合相

到了84岁,天王星回归的周期终于完成。

萨古鲁在他所著的《死亡》一书中提到过这样一个概念:当人活到了84岁,经历了1008次满月之后,他/她的生命能量系统就已经足够成熟了。因此,与地球的某根纽带将会被打破,也就是说,他/她将不再陷入生死的循环、不再受到业力的牵引。

虽然我们无法验证萨古鲁的理论,但可以预见的是,当卸下了此生的诸多世俗属性,天王星回归的完成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自由,为我们铸下一块灵魂进化道路上的里程碑。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