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Frank:“我是乐善好施的独裁者,而占星学到处都是幽默”

发布时间:2017/10/18 18:26:55  浏览次数:1685


QQ截图20171013195318.png

1.JPG

2.JPG


Q:INFINITY

A:Frank



Q:Frank,您好,很高兴我能为您做采访。在我们开始前,首先要祝贺您在今年的ISAR研讨会上获得2014-2016年度最佳文章奖。

A:谢谢。当我被提名的时候,我是很吃惊的。人们最终又都把票都投给了我,这也让我感到吃惊。那是一个满月的夜晚,月亮在白羊座23度(正好会和了我太阳和金星的合相)。我在获奖感言中开玩笑说(当时我在伦敦,他们在洛杉矶),这是一个中奖的好时机。我的“太阳-金星”线也正好经过加州。这是一个惊喜,但从占星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完美的时机。


Q:《黄道上的有力度数》真的是一篇伟大的文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您一次演讲的主题,后来被出版了。请给我们分享一下您最初写这篇文章时的想法。

A:黄道度数常常让我非常感兴趣。每个度数都有一种记忆和品质,我总是很好奇,想要找到它们的意义。我想对黄道的360度做更多的研究,争取每天研究一度!一开始,我为了写一本书而去研究太阳弧推运,我发现当星体到达第一度和最后一度时(所谓的有力度数),对于当事人来说,这几年就是非常关键的年份,会发生一些特殊的事情。

Q:所以我们必须等到您出一本360页的书?

A:或许吧,谁也不知道!正如你在文章中看到的,我的文字尝试变得更实际、更有趣,我列举了现代的很多例子、故事、以及那些我感兴趣的人。我写的书大部分都能看到流行文化的踪迹,以及我所研究过的书和传记。



Q:是的,我完全同意您。这与通过梦境、占卜、直觉来分配占星学意义很不一样,通过对真实案例的实证研究来获得占星学意义,会更加说得过去。这是有生命力的占星学——我也想做这样的研究。

A:我们都知道,占星师会说白羊座代表这个,金牛座代表那个,等等,然后把这些意义解读给客户听。但如果我们做研究的话,我更喜欢聆听客户的故事,而不是去预测,并结合星图找到他们为什么用那样的方式生活。我更多地是以这样的方式研究占星学。


Q:上面的那个问题,让我又想起了您的另一篇研究很仔细的文章《20世纪的灵魂歌手》(编辑注:新月曾分4次发表这篇文章的译文:Frank专栏 | 我曾被精神的困惑击倒,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我感到孤独……Frank专栏 | 有一种情感,像用电钻钻透你的身体Frank专栏 | 她是世界上最令人兴奋的女人,她是灵魂的最高女祭司Frank专栏 | 她们是永恒的受害者,而他是归来的小孩),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篇文章。您和音乐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特殊关系呢?您是仅仅喜欢音乐,还是会玩某一种乐器,或者其他?

A:我小时候弹钢琴,但弹得很糟。我16岁开始学占星的时候,我的钢琴老师更愿意和我聊占星,我也正好可以练手。我觉得占星和音乐有相似之处。星图上也有旋律和时间点,音乐需要理解不同的音符,以及音符的和声,星图上则表现为行星及其相位,包括合相。我曾为《The Mountain Astrologer》杂志写过一篇文章,谈到了这一点,并比较了占星和音乐的类似之处。很少看到一个占星师是和音乐没有任何连接的,他们不是喜欢音乐,就是会玩一种乐器。

640.webp.jpg




Q:这不是一个关于占星的问题,但您能告诉我们从80年代开始您最喜欢的乐队吗?

A:啊,我喜欢很多东西。我出生在1973年,从80年代早期就开始听音乐。我喜欢任何优秀的歌手,我对人的嗓音具有非常棒的欣赏能力。我的很多朋友和客户都是唱歌的,有些是流行乐,有些是爵士乐。当我开始写文章的时候,我就寻找那些(音乐史上)极富吸引力的人物和他们的星图,这也是那张时间线图表的来源。制作图表需要大量的工作,但在我的头脑里,我感觉我可以做完。有一阵子,我的月亮处女深深地被这个工作所吸引。



Q:当我准备这次采访时,我被您这位月处女为占星界所做的贡献而惊叹。这不是奉承,是事实。我打开Solar Fire占星软件时,发现您就在他们的星图库里。能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发生的?

A:我之所以不断研究,是因为我特别热爱学习和分析各种人。那时我们有一组人,大约12个,都是数据搜集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在这个上,比如写信给出生登记处获取出生证明,写信给名人或者在马路上直接问他,力求得到最精准的信息。我在90年代联系过路易斯·罗登(Lois Rodden,译者注:占星师,Astrodatabank网站的创始人,收集了很多名人的出生信息),我们成为朋友,直到她在2003年去世。她是一名记者,一个信息采集的专家,她的太阳在双子座0度。我们的友谊发展得很好,之后我就有了一个机会去给Solar Fire建立出生信息数据库。

但是我的目的不仅仅是收集出生信息,我想要做得更多。所以我写了本书《抓住星图的核心》,引用了成打的档案信息、事件、生命故事。



Q:您是得过两个奖项的占星师。除了美国ISAR的奖,您还获得了查尔斯·哈维(Charles Harvey Award)的占星学终身成就奖。您还是伦敦占星学院的创始人、一个独立出版人、一位演说家、12本书的作者。您的中天星座在哪里?

A:我上升双子,中天水瓶。



Q:我觉得对于一个占星师来说,是完美的配置。

A:可能是吧。占星师有很多类型。我认为占星学不是一个职业,但有很多职业是可以通过占星学达成目标的。我们中有一些是研究型学者,有一些是咨询师,还有一些是传记作家。占星是一门语言,让我们实现我们的职业目标。我觉得我的水瓶座中天体现了我研究人的巨大兴趣。我也相当独立,喜欢按照我自己的方式行事。以一种白羊的模式勇往直前,做事前不经过委员会或团队的决议就开始行动。我开玩笑说我自己是一个“乐善好施的独裁者”。我照顾好我学校的老师,尊重他们,并及时支付工资,但不会允许任何委员会或任何机会把“自我”或“政治”带入我的学校。我的火星和木星合相在水瓶座中天,这就解释了我为什么具有这么多精力和动力,而且总是具有针对性。

我在美国做了很长时间的教学工作。从我的角度看,美国是非常木星的,而英国是非常土星的。在美国,如果你很年轻又在某一方面比较突出,他们就会想要不断拔高你,让你成为下一个具有影响力的人,下一颗巨星。而在英国,你可能在某个领域兢兢业业了30年,也不会有人来看高你、庆祝你的成功。因为我很早就开始研究占星,我想等到我有自己的东西可说,或者有了自己的体系,才去开讲座。我一直等到土星回归,才做了我的第一场讲座。之前我一直埋头学习和做研究。在美国,我会感到大众期待带来的压力,所以我很庆幸我能在16岁时就学习占星,而且是在英国。


640.webp (1).jpg



Q:您分享的这些关于中天的见解,都是非常好的洞见。这让我们想起了您最近出版的书“中天:聚焦成功”。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本书的观点,听说大家对这本书的接受度很高。

A:这是我所出版的小书之一,只有三万字。我在几年前就决定写一些小册子的书,把一个观点快速地说清楚。我发现人们再也没有精力和耐心读完超过600页以上的书。第一本小书叫《太阳弧指导手册》,只有30-40页,包含内容、图表,以及我的看法。把所有这些内容浓缩在一本小书里,是一种挑战。我已经写了5、6本。最近的一本就是《中天》。从我听到的说法是,人们能更好地握住它,把它塞入自己的包里,带在旅途上阅读,或者随时翻阅和参考。



Q:书里的内容都非常简洁和紧凑,为学习占星的人提供了最初的推动力。您太棒了!那么您最近的太阳弧推运怎么样?您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A:我的中天在太阳弧里刚刚进入白羊座,可能会有很多新项目要启动。几个月前,我和马克·琼斯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对话》,是关于咨询过程的。我们两个都写了一篇散文,我写的是,要看客户的水星状态,了解如何与这个客户沟通,以便让他能听懂你。比如,如果你要和一个日水合相的人说话,占星师必须显得有很多学问、能说会道,才能够让一个日水合相的人听懂。而与水海合相的人说话,则完全不同。我的下一个计划是为启蒙者写一本书,并放在伦敦占星学院的网站上。这是我的下一个大任务。



Q:对于一个想要扩展占星技巧的人来说,您认为伦敦占星学院具有价值的部分是什么?

A:除了课程内容和有趣的教学方式,具有价值的部分是他们可以获得很多实战技巧,包括如何与客户工作。我在三年的课程中都和学生走得很近,我认为伦敦占星学院(LSA)提供了一个支持性的氛围,帮助学生能自信地使用各种技巧:本命解读、时事占星、位置占星、预测等。目标是让他们在离开学院的时候,能感到很自信地解读任何一张星盘。我们鼓励学生两两练习,给他们演示如何回答客户的问题,如何与客户互动。这很重要。占星似乎在走向发现(和炫耀)旧的技术,而其中的很多旧技术并不能为客户提供现实的帮助。但还是希望我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能使用主流技术为客户提供服务。



Q:最后一个问题。您的作品非常受追捧,不仅仅因为它是严肃的研究,而且还融入了幽默、体验、现代人的真实生活案例。所以跟我们分享一个与占星有关的幽默事件吧。

A:如果你仔细寻找,你就会发现占星学到处都是幽默。在西雅图举办的NORWACS 的最后几天,我做了一次幽默的星座演讲,用了十分调皮的口吻。在结束的那一天,2016年5月,做了另一场演讲《谈谈你的星盘》,观众们的笑声没有间隙,整整维持了一个小时,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几年前我在我自己运营的占星学生会上做过一次演讲,“20世纪历史中…那些被遗忘的大人”。其中有一张星图是班尼·希尔滑稽秀的开始时间。(又译为《不文山鬼马表演》。译者注:班尼·希尔Benny Hill,1924年1月21日出生,英国著名喜剧演员,卓别林也很爱看他的作品,曾获得卓别林喜剧奖。但这位搞笑天王,为了让自己成为像卓别林那样的大明星,放弃一切生活,只专心工作,从未结婚,也无孩子,1992年4月20日,被邻居发现死在他最心爱的椅子上,心脏衰竭而去世,留下千万遗产无人继承。)


在我演讲的前一天,我找了很多班尼·希尔扮演各种名人的照片,当我仔细看这些照片时,我居然发现它们都很像我认识的一些占星师(包括我自己)。当我把这些照片展示出来的时候,全场都笑晕了,不停鼓掌。因为这些照片而产生了一种精彩的蒙太奇效果。是的,在占星学中真的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只要你愿意去发现。


@读者:新月原创文字,欢迎转发朋友圈

谢绝非关联平台的转载

………………………………………………

作者介绍

安德鲁·伊凡蒂斯,《INFINITY》杂志记者。

译者:王施霁


私语时刻

对于占星师来说的完美配置,你觉得是什么?

QQ截图20171010190726.png

QQ截图20171010190737.png